小卓一杯

(凱歌)_愚人節

入lofter後看的第一篇凱歌文,因為lo主刪文了,找了好久才找到

可爱兔猫猫:

吾語年夏:



(凱歌)_愚人節




 




 




*圈地自萌,勿上升正主。




*一切都是腦洞,與現實無關。




*短甜。








 




***




 




 




「我喜歡你。」這是胡歌起床時聽到的第一句話,那是條語音,他沒有多注意,只是餵過家裡那群貓祖宗後,刷了牙洗了臉,腦袋是三分的清醒、七分的睡。所以他沒有多想,只是像往常一般打開微信看未讀訊息,他只知道王凱傳了條語音,連一點防備都沒有就把它點開了。




 




「我喜歡你。」他的手指像是被控制一般又按了一次,那低沉中帶著些微睡意的嗓音就傳進他耳裡,對方發訊息的時間是凌晨三點二十分,那時候的他還在呼呼大睡呢。不知道要回些什麼,但心臟居然隱隱的痛了起來,像是被緊緊揪著,彷彿再多聽一次他就會忍不住把心都交了上去,這時候最好的解決方法,大概就是別去理會、別去想。




 




所以他去替自己準備早餐,烤了幾片吐司,倒了杯橙汁,卻被吐司機燙傷了手指,趕緊用水沖涼,沒有起水泡但指尖還是能感覺到溫度熱辣辣的刺痛著,就像是剛剛,原本平靜的心跳突然大聲了起來,停不住、也不想停,難得的休息日又被攪了,他暗暗的想。




 




王凱是破壞他生活節奏的高手,這是他認識那人多年下來所下的結論,不論是琅琊榜時期王凱動不動就會去他房裡找他對戲,又或是偽裝者時期一見到胡歌就一口一個小少爺這樣的叫著,連私底下也是,當時的微信充斥著"小少爺今天喝酒嗎?""晚安,我的小少爺。"惹得他只能用豬頭一連串的回過去,想著這樣就能蒙混過關。




 




想到當時王凱的臉就貼著他的後頸,能聞到他身上的煙味和酒氣,和一股不知道是香水還是體香的淡淡茶味,雖說只是為了拍張合照才擺出這樣親密的姿勢,但他大概是忘不了那天他們準備散了的時候,在車上王凱搖搖晃晃的把頭靠在他的肩上,像是因為喝醉而昏昏欲睡,只有胡歌聽到那人在他的耳邊說:「我沒喝醉。」沒有喝醉,所以我現在做的都是我想做的。




 




這讓胡歌不禁想,所謂的酒後吐真言大概不假,因為喝酒確實給人很多勇氣,去做平時不敢做的,但也給了人很多幻想,去妄想人生中不曾擁有的。而王凱正是屬於他幻想的那一環,有點想喝酒了,但現在的時間不過才接近中午,想來還是不合適。




 




被攪了休息日讓他有些許不滿,用過早餐後他決定還是看看書來充實充實比較實在,手機卻在這時候顯示了提示訊息,是東哥,胡歌先是疑惑的皺著眉想著這名老幹部怎麼突然有閒情逸致傳微信,猶豫的點開,入眼的是四個字:「我喜歡你。」胡歌發出了一聲嗤笑飛快的回傳了過去。




 




「哥你吃飽太閒?」




「你都不驚訝?」




 




有腦子的人都知道東哥有多愛家,胡歌幾乎是嘲笑的笑出聲,在心底嫌棄了一下東哥蹩腳的整人方式後才慢慢回傳:「恩我也喜歡你,你怎麼突然來勁玩這套?」




 




「今天愚人節,來應個景。」




「今天愚人節?」




「是啊。」




 




胡歌這才看了行事曆,手機上清楚的顯示著今天是四月一日愚人節,他一下就聯想到了今天早上聽到的語音,心裡難免有些難受,但又想到自己被那封語音搞得心神不寧他就有氣,和東哥小聊了一會後他決定來報復,打開和王凱聊天的介面,清了清喉嚨回了條語音。




 




他說:「我也喜歡你。」對方不到三分鐘就回傳了,「那我們在一起?」是文字訊息,胡歌咬咬牙忍住心底的波動,回了一個字:「好。」




 




王凱最後傳給他的訊息是:「我在上海,現在就去找你,別亂跑。」而胡歌也真的乖乖聽話的在沙發上呆坐著,一時間不知道王凱說的哪句是玩笑哪句又是實話,但他心底卻希望對方所說的通通都是現實,大概是醉了,連沒喝酒的時候都在幻想。




 




其實並不是沒有感覺,像他這樣直覺敏感的人怎麼可能感覺不到呢,他與王凱之間的關係,以朋友而言太過親密,以情人而言又太過疏離,兩人就像是跳著雙人舞,在親暱的牽手摟腰之間留著禮貌的距離,朋友與情人間的一線之隔。他們都知道彼此玩的把戲,卻怎麼樣也捨不得踏過那條底線,畢竟有人說過,曖昧是在距離中相愛。




 




約莫過了十分鐘,王凱又來了一條語音,簡簡單單的兩個字不太像那人平時會說的話,但又有些微微的讓人動心,他說:「開門。」這是胡歌第一次覺得自家的家門是這麼的遙遠,他怕,他就怕他開門的時候門外空無一人,就怕王凱又回傳了一句說這一切都是玩笑。




 




但他想多了,那人就站在門外,氣喘吁吁的、頭上的帽子戴的歪七扭八,王凱一見到他就把他往門裡推,順手關上了門,那人把帽子甩在地上,摘了墨鏡後就把胡歌抱住了,這大概就是獅子座的霸道?那這還是他第一次見識到王凱如此蠻橫的模樣,他們倆之間拉開了一些距離,王凱捧住他的臉就是一親,胡歌嚇得躲過了,「你做啥?」




 




他的反應引起王凱一陣笑,「我親你怎麼了?我們不是在一起了嗎?」胡歌被他這一番話搞糊塗了,結結巴巴的回道:「你、我──今天可是愚人節……」




 




「愚人節又怎麼了?愚人節我就不能跟你告白了?」王凱低頭,眼神一沉,居然讓胡歌有些揣揣不安,「難道你說你喜歡我,是騙人的?」那人語氣裡的低落讓他連心都揪了起來,等王凱再次抬頭,語氣已經和緩了下來,他淡然的說:「我已經不想玩了,我想和你在一起。」那人纖長的手指又捧住了他的下顎,拇指在胡歌的下巴尖輕輕蹭著。




 




倆人的額頭抵在一起,雙唇之間的距離不過幾公分而已,「我喜歡你。」胡歌緩緩的嘆了口氣,這次是他敗了,應該說早在一開始他發現自己對這人無法拒絕之時,他就輸的一蹋糊塗。




 




如果是你,我願做愛情中的愚人,沉淪於你的心跳與呼吸。




 




他的唇貼著另一個人的,說話時能感覺到他呼出的熱氣,有些羞人的溫度,卻讓他動心,他說:「我也喜歡你。」接下來的吻是這麼的緩慢,慢的磨人但又甜的牙疼,倆人的嘴角都勾起了微笑,或許曖昧是相愛中最幸福的階段,但曖昧終究比不上,相愛時那微苦、微酸、微甜的滋味。




 




傳言,在愚人節當天晚上,胡歌在好友的群組裡發了一條訊息,「我和凱哥在一起了。」朋友全都以為這是愚人節的玩笑,紛紛回覆道恭喜,但他們從沒想過,那句話是不是實話,畢竟從來沒有人說過,愚人節是一個只能騙人的節日,也人沒說,愚人節是不能相愛的節日。




 




 




 




 




 




_Fin_




 




 




 




 




 




 




大家愚人節快樂。






评论
热度(24)
  1. 可爱兔猫猫可爱兔猫猫 转载了此文字
  2. 小卓一杯可爱兔猫猫 转载了此文字
    入lofter後看的第一篇凱歌文,因為lo主刪文了,找了好久才找到
  3. 可爱兔猫猫吾語年夏 转载了此文字
© 小卓一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