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卓一杯

【凯歌】入戏

入戲太深的又豈止他們倆人而已,至今出不了凱歌深坑

芦叶汀洲:

     【凯歌】入戏


 


      *RPS!一切和真人无关!完全是作者的脑洞!


      *小甜饼,一发完,你们要的凯凯视角⁄(⁄⁄•⁄ω⁄•⁄⁄)⁄不甜不要钱!


      *部分设定和恋手癖(点我)相关,建议没看过的盆友先去看恋手癖




       王凯没怎么正经拍过感情戏。


       不是没拍过,而是没正经拍过。


       在男闺蜜陈佳明之后,他接的戏原本就是正剧居多,远不是小情小爱的格局。况且他又不是男一,即使有感情戏,也是单恋一枝花。枪炮侯里备胎,北平无战事里炮灰,好不容易电影演回男一,黄克功里的感情戏……不提也罢。


       唯一算是修成正果的,也就是知青里和张龄心了,满打满算有三场感情戏,他跟饰演张龄心弟弟的苏茂洋对手戏都比张龄心多十倍不止。


       所以,因戏结缘,与王凯来说,更像一个都市传说。


       入戏太深,假戏真做,他并非不能理解。剧组生活其实是单调闭塞的,几个月和同样的人朝夕相处,爱的痴缠,难免人戏不分。虽然可以理解,却总觉得不够专业。


       这部戏爱的死去活来,下部戏换了演员,难道还爱的死去活来?反之,如果说这部戏因为太过投入而无法抽离,那么下部戏,难道就能有所保留不那么投入?作为演员的专业素养呢?


       王凯很珍惜自己的每一部戏,也全情投入自己的每一个角色。演员和常人最大的区别,正是可以体验无数种不同的人生。一个角色杀青,意味着一段人生的结束,前辈们有各种手段走出来,或闭门不出或满世界乱跑,就是要把自己从上一个角色中抽离,然后投入新的角色中去。


 


       接到琅琊榜的剧本,王凯花了三天时间一口气看完了。


       果然不愧是大热IP,精彩至极。他从来没有只是看剧本就哭这么多次。


       第二遍翻的时候,王凯留意了下。自己的角色在剧中是有妻子的,两个人有一场对手戏,两句对白。


       真是可喜可贺。


 


       这又是一部主打兄弟情的男人戏。和他的角色对手戏最多的,是这部戏的男一,胡歌。


       胡歌在王凯眼里是属于国民偶像级别的,六岁到六十岁通杀。随便从大街上抓一个路人,问胡歌的代表作,也能答出来仙剑和仙三。


       他的人生本身便是一个传奇。


       所以王凯也觉得,没有人比他更适合涅槃重生的梅长苏。


 


       演戏属于体验派的王凯,一直秉承着“你就是角色”的原则。化身为角色,从角色的内心出发,和角色的所思所想越近越好。某位影帝,为了塑造一个杀人潜逃躲了七年的角色身上的阴郁内向,拍戏时离群索居,甚至不跟同戏的演员打交道,就是为了保持拍摄时的情绪。王凯很认可这种表演方式,他同样觉得要在拍摄过程中保持一个连贯的状态,只有这样,表演才能够不露匠气。


       所以,和胡歌的第一场戏,他就被胡歌戏下的活泼吓到了。


       王凯不是没见过在片场闹腾的,头年拍北平无战事,刘烨就是个人来疯的主儿。可是胡歌也……过于欢脱了吧?


       他的角色,梅长苏,是全剧的灵魂人物,通篇都是一个沉静内敛的状态。在王凯的想象中,那么演员在戏下也应该调整成深沉稳重的样子,方便更快更好的进入角色。


       可胡歌不。


       纵横片场,调皮捣蛋,从这人手里拿点儿零食,去那人背后捉弄一下,整天嘻嘻哈哈没正形。然而导演一喊开拍,胡歌立刻便是梅长苏了。低眉浅笑,阴诡难测,微一沉吟便能翻云覆雨。等导演一声卡,他又活蹦乱跳的闹腾去了,让王凯不知道该感叹这个人实在是老天爷赏饭吃还是精分太严重。


 


       梅长苏和萧景琰这两个角色,都是喜怒不形于色的。所以两个人的对手戏,会有非常多的眼神交流。


       王凯曾经在访谈里说过,他看人先看眼睛。虽然听起来官方,但是他却是真的这么做的。眼神可以透漏出太多信息了,尤其对于他们学表演的来说,眼神甚至比言谈举止更为可信。


       胡歌有一双非常漂亮的眼睛,即使右眼上清晰可辨的伤疤也无法抹煞他眼睛的美。


      他听说过胡歌当年差一点伤到眼睛,他也觉得,这个人经历过生死,还能有这么活泼开朗的性格,实在难得。


       然而,和胡歌戏里戏外相处的久了,王凯觉得,他的眼神,并没有他的人,表现的那么开心。


       或者说,他的开心和闹腾,似乎是想证明给别人,甚至是想证明给自己看的。


       我很好,我很开心,我没有问题。


       当胡歌是梅长苏的时候,这样的眼神合乎情理。梅长苏原本就是自己扛起来一切的人,笑意不达眼底再正常不过。


       可当胡歌是胡歌的时候,他还是这样的眼神,王凯就有点吃不准了。


       吃不准他这是戏里状态的延续,还是说,胡歌本来就是这个样子。


       如果是后者,王凯会很心疼。


       他原本是天之骄子,年少成名,生得漂亮,人又乖巧。结果在人生的顶点遇到那样的变故,一次一次手术,刚休养一年便复出,咬牙一点一点重新往上爬,甚至还要被媒体美其名曰关心得一遍一遍将伤口展示与人前。


       他的身体愈合了。


       他的心呢?


 


       至于当红大明星需不需要十八线小演员心疼,王凯没有想过。


       他是真把胡歌当朋友的。


       他觉得,自己似乎不小心发现了胡歌为自己打造的完美而又坚硬的外壳之下,寂寞、脆弱、彷徨的内心。


       因为在意,便会开始留意。胡歌身上的矛盾让他着迷,让他不由自主的,目光追随着他。


       正因为这样,让他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情。


       胡歌喜欢在片场拍来拍去,选一个文艺兮兮的滤镜,配一点文艺兮兮的文字,发到朋友圈里。留意他留意的久了,王凯发现,他的镜头十有八九对着自己的方向(注1)。他曾经装作不经意的走开,去找摄像或者导演聊天,然后暗搓搓的瞥过去,果不其然,胡歌的镜头跟了过来。


       王凯心里有点隐秘的小兴奋。就好像少年时代,偷看自己喜欢的女生,结果发现对方正在偷看自己。


       随即悚然一惊。


       喜欢?


       自己对胡歌的关注,已经够得上喜欢两个字了吗?


       只是入戏太深。王凯安慰自己。兄弟情义,兄弟情义而已。


       他并没有打算改变这个局面。戏还未拍完,谈出戏为时尚早,入戏正深刚好有助于接下来转场象山之后的几场重头戏(注2)。


       当然,很久以后,琅琊榜播出的时候,王凯有点不忍直视那几场戏。总觉得萧景琰看梅长苏的眼神太过炽烈,百转千回,欲言又止,真不怪有网友截了他的特写放到微博上哀嚎谁要用这种眼神看我我就嫁给他。


       到了象山的时候,王凯已经荣升胡歌最爱捉弄的人第一位。这其实是他刻意纵容的结果。虫子他确实怕,腿太多的东西总让人心里发憷,但是远没到不顾形象大叫的地步。至于马,虽然因为骑马受过伤,留下了心理阴影,也同样没有怕到被马追要跑的地步。知青里的马戏是白拍的吗?他可是不带马鞍都能骑的!然而他总是表现的极为夸张,因为他越是害怕,胡歌越是折腾的开心,笑的见牙不见眼。


       王凯很喜欢他笑成一朵花儿的样子,特别显小。


       他知道,那样的笑容代表他真的高兴。


 


       怀揣着暧昧不明的小心思,王凯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希望戏快点拍完,还是永远都不要结束。


       然而时间并不会因为你的纠结就停滞不前,胡歌杀青的日子到了。


       这一天他和胡歌陈龙三个人拍了很多蛇精病一样的照片,胡歌拎着衣角,简直像个小公举。


       恰如其分的开心,恰如其分的不舍。


       送走胡歌,王凯的心里陡然一空。


       他想,原来我还是希望戏永远都拍不完的。


       胡歌当然是对的梅长苏。那他呢,是不是对的萧景琰?


       三天以后,王凯在琅琊榜的戏份正式杀青。


 


       第一次,王凯非常努力的想要从戏里走出来。


       于是他真的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跑东南亚转了半个月。


       闹闹腾腾的真人秀的好处就是,你没有很多时间去想那些有的没的。


       只是,如果通过一遍遍提醒自己不去想他,就可以真的不去想某个人的话,那这世间也没那么多痴男怨女了。


       王凯忍不住发了一条莫名其妙的微博:想定下来…我知道,这不过是种奢望!


       也不知道到底是想提醒自己还是想告诉别人。


       他想,他可能空窗期太久,需要找个女朋友好好谈场恋爱。


 


       然而还没等王凯真的付诸行动,他就去拍等你爱我继续当暖男备胎男二了。


       戏还没杀青,就爆出了胡歌和J女星相恋的消息。


       王凯的心情,还真是挺微妙的。


       结果生活永远比戏剧更精彩,不过5天之后,两人又爆分手。


       这下王凯的心情更微妙了。


 


       其实琅琊榜之后,两个人并没有断了联系。王凯曾经以为,戏杀青了,关系自然而然慢慢转淡,最终成为点头之交,见面了打个招呼问声好,也挺好的。结果也不知两个人是不是都在等对方先疏远,竟是一直联系的热络,微信每日报备,隔三差五还要来通电话聊天打屁。


       但是感情的事情,别人不想讲,自己是决不能张嘴问的。尽管新闻已经铺天盖地,王凯仍然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只问胡歌在香港的电影拍得顺不顺利(注3)。结果胡歌的电话打了过来。


       凯哥。


       我在。


       你什么时候进组?


       下个月4号,你呢?


        比你晚3天。


        然后电话里沉寂了很久。


        王凯安安静静的听着胡歌的呼吸声,耐心的等。


        良久,胡歌的声音终于传了过来。


        我…我可想你啦!还有东哥,还有敏涛姐,还有毛茸茸……


        胡歌后面絮絮叨叨说的,王凯听不太真切。


        他实在心疼的厉害。


 


       在伪装者剧组再见面,两个人仍然像往日那样相处。但是有什么东西,分明不一样了。


       也不知道是掩饰不住,还是懒得掩饰。


       发布会前夜,剧组小小的庆祝了下。两个人喝的都有点大,嘻嘻哈哈的抱成一团,侯总看着好玩,就拍下来发了微博。


       脸颊酡红,目光迷离,冲着镜头傻乐,眼角都是褶子,实在和平日里的两个大帅哥相去甚远。


       但是王凯仍然把这张照片偷偷的存到了手机里。


       他只要看到照片,就能想起来自己滚烫的脸贴着胡歌更滚烫的脖颈时,感受到他皮肤下血管的跳动。


       虽然看着是两个喝茫了的傻瓜,却是两个开心的傻瓜。





 


       拍阁楼两兄弟打架那场戏的时候,胡歌按着王凯的脖子,说完我的兄弟,我的半条命突然忘词,嘴一嘟噜接了一串突突突突突突突,然后一头扎在了王凯怀里。王凯一边揽住他拍他的后背一边大笑,还不忘去翻琅琊榜时候的旧账九安山得得得得得得得。


       他不知道自己的反应自然不自然。


       就像他不可能忽视胡歌把脸埋在他颈侧的时候额头的温度和发红的耳尖。


       胡歌恐怕也忽视不了他擂鼓一样的心跳。


 


       这一次杀青,胡歌像兔子一样窜的贼快。


       顺其自然吧,王凯想。看的太重了,怎么都是错,还不如以不变应万变。


       反正,他就在这里。


       所以,他仍然保持着和胡歌微信电话联络的频率。而胡歌也仍然没有露过任何要疏远他的意思。


       非但如此,伪装者和琅琊榜的各项前期宣传活动,胡歌在他面前总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紧张感。他紧张到王凯都能感觉到他的紧张,感觉到他思维的飘忽和身体的紧绷。


       王凯并不去深究令他紧张的原因,只是努力篓住他的满嘴跑火车。他说I want you,自己就老老实实的对主持人说害羞,他说自己跑去他房间找“痣”,自己就配合的捂脸大笑,他说我整部戏都是为了他,自己就说其实就是爱你在心口难开。


       他能看出来,自己的配合让胡歌有点阴谋得逞的小得意,眉梢眼角都骄傲起来。


       同时,他非常敏锐的察觉到了胡歌对于楼诚CP大火的恶感。


       虽然胡歌这么较真儿让他有点哭笑不得,毕竟胡霍、小红花跟他一起捆绑销售了这么多年,但是胡歌孩子气的在意这一点,还是让他无比高兴。


       于是他在琅琊榜还没播的时候,在网上到处搜诚台的图片发给他。等到琅琊榜开播,他发了几天靖苏的图片后,发现不用再发了。


       靖苏已经热到任谁想无视都不可能了。


 


       然而就算他站定诚台靖苏CP粉头儿实力安抚,他和东哥那期天天向上一播,胡歌还是炸毛了(注4)。


       为什么他知道胡歌炸毛呢,因为胡歌这个时间既没有活动也没在拍戏,自己发了三条微信了他却仍然没有回复。就算在洗澡,这个时间都够泡掉一层皮了。


       于是他一个电话打了过去。


       胡歌果然说话带刺,然后非常迅速的意识到自己的态度过了,努力想圆过去。


       这一次,他没有让他跑掉。


       他认认真真的解释。


       阿诚对大哥,是尊敬,信服,追随。


       阿诚喜欢的,疼爱的,宠溺的,一直都是小少爷。


 


       [尾声]


 


       王凯没有想到,两部戏的热播,能让自己的生活翻天覆地到如此的地步。


       拍戏的同时,还有没完没了的通告。专访,硬照,红毯,庆典,站台,忙的人头昏脑涨脚不沾地,发着烧也得照上。


       虽然辛苦,他却甘之如饴。


       他想要保护胡歌,想要照顾胡歌。


       那么就必须去到更高的位置。


 


       风从东方来娱乐影响力盛典上,王凯拿到了自己的第一个电视剧奖项,年度最具人气电视剧演员。虽然年尾的颁奖礼免不了分猪肉的嫌疑,来了就有奖拿,但是毕竟是第一个,是对自己十年演艺生涯的肯定。致完感谢词,他并没有按照流程去后台接受群访,而是继续坐在下面等着胡歌领奖。


       胡歌拿的是年度最具影响力人物。致辞完毕想要下台的时候,主持人周瑾忽然问,有没有什么想对靳东和王凯说的?


       此时,胡歌在聚光灯下,王凯在暗处的座位,他想,胡歌是看不清楚他的。


       然而,胡歌却凝视着他,一字一句说的认真。


       第一次合作是在琅琊榜,第二次合作是在伪装者,第三次合作是在未来的所有的日子里。


       王凯一下就愣了。


       胡歌说的什么意思,他再清楚不过。


      他居然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说了出来。


      现场的喧闹,观众的尖叫,再入不了他的耳。


      明明知道胡歌看不清楚他的动作,他还是一遍一遍坚定的点头,用口型告诉他。


      一定。


 


       胡歌下台的时候,王凯终于溜到了他身边的座位。


       有太多话想说,可是又觉得没必要说。


       终于还是决定捡没那么紧要的开口。


       刚才东哥拉着你聊了半天,你们聊什么啊?


       刚刚在台上才说完豪言壮语的胡歌居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东哥要我不用想太多,不用太顾忌别人,自己开心就好。


       这个老家巧儿。王凯暗暗磨了磨牙。眼真毒!


       他轻轻握了握胡歌的手。


       那你开心吗?


       胡歌用力回握了一下,目光闪闪发亮。


       你说呢?


       


       


       王凯想,自己怕是一辈子出不了戏了。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既然有人愿意在未来的所有日子里陪着自己同唱这出戏,那么出不了戏,又如何呢? 




       [完]


 


        注1:见恋手癖,胡歌在片场偷拍王凯手的设定。


        注2:春猎的戏。


        注3 :  2014年12月29号,胡歌在香港拍戏,当天发生了什么,一查就知道。2015年1月4号伪装者王凯进组,1月7号胡歌进组。


        注4:见恋手癖结尾。


 


       首先声明,我是爱东哥的!老家巧儿不是骂人!就是说人家目光如炬阅人无数!


       从看了风从东方来的视频就是鸡血上头的状态,终于撸出这篇凯凯视角。要不就不同框,一同框就发大糖,凯歌我还能再战100年!


       我喜欢的CP世界最配!我喜欢的人儿风华绝代!骄傲脸!





评论
热度(1340)
© 小卓一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