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卓一杯

【凯歌】春水

一愛一生啊!“春水” 我的最愛

lovethatcat:

本故事纯属虚构  超长超长短篇


全脑洞双向撩拨  初恋甜蜜心动  无节操挑逗  




风乍起  吹皱一池春水


 


1


曾经有粉丝提问他,习惯一个人在身边是不是只要21天就够了,他说,如果特别喜欢,一天就习惯了。


说归说,胡歌可没想过自己有一天真会遇上这么一位,好像活了这半辈子加前几辈子都是在等他,又像站在黑夜里的人忽然看见眼前一道光,照亮对方一身鲜活生动的颜色,和周围人群灰白黑的剪影生生区分开来。


握手的一瞬间,胡歌心念一动,觉得这人似曾相识,但又似乎不是他以为的那个人。


几场戏对下来,数九寒天的,胡歌竟然冒汗了。导演倒也没当他面说什么狠话,只是几次欲言又止的叹气,表情越来越沉郁,拍摄现场的气氛也随之压抑到了极点。


胡歌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走后门进来的插班生,一场小测验就暴露了本质,都算不得是木桶上最短的那块板,而是桶底下的一个洞,眼睁睁看着水哗啦哗啦全流走了。


王凯发微信问他为什么不和大家一起吃晚饭,他一边泡面看台词一边把这个比喻发给他,想想又加了一句:“我正在努力把这个洞填满。”


王凯给他回了个哈哈大笑的表情,说:“要不要我来帮你?”


胡歌莞尔,立刻回了句:“哦?你想怎么帮?”


“你等着,我马上来。”


胡歌向来觉得男人之间最快熟稔的方法就是喝酒和讲荤段子。食色性也,况且这部戏的感情重心也多在男人情义,戏里他和靖王是从小青梅竹马十几年的友情,戏外他和王凯却是开机那天才第一次见面,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尽快融入环境,催生感情。


至于是什么感情……


当然是兄弟情谊。胡歌想,我总不会爱上他吧。


 


2


王凯来了。两人在宾馆房里如同庙堂上拍戏一样正襟危坐,正儿八经聊了很多,关于戏剧,角色,人生,理想。胡歌发现他们的人生经历竟然有很多共同点,出身平民家庭,都曾因生活所迫向现实作出部分妥协,但从未停止过自省和前进的脚步,努力在追求理想和脚踏实地中寻求微妙的平衡。


不知怎地扯到了星座,刚才还略显拘谨的话匣子一下子全打开了。因为身边同龄男性中对星座感兴趣的人并不多,他俩却都对此研究颇深且很有信念,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油然而生,整个话题气氛也轻松惬意了起来。


戏外的王凯很是简单活泼,笑点极低,胡歌往往一个段子还没讲完他就已经笑抽过去,并且不是敷衍客套的奉承,而是发自内心会意的笑,笑声还自带令人沉醉的低音混响。假如是十年前,胡歌会自以为自己很幽默,现在却只觉得感动:难得遇见这么气场相投、志同道合的朋友,已经很多年都没有过了。


临走时,王凯忽然很认真的对他说:“胡歌,我没看过你以前演的戏,但我觉得你就是我心中的梅长苏。上天选择了你,也选择了我,我们一定可以把这部戏演好。”


胡歌内心一阵激荡,抿着嘴点头:“我会加油的。”


记得当初刚公布靖王人选时,胡椒们可没少猛烈抨击这个对手演员,包括他之前出名的那个角色,没想到今天却是他站在这里鼓励自己。胡歌觉得王凯身上有一种同龄演员身上难得一见的沉稳,自信,执着,坚忍,合着内心奔放的热情和近乎耿直的天性,共同构成一股强大旺盛的近乎野蛮的生命力,而那些正是自己从心底渴望又匮乏的东西。


“在多年前的那个夜晚,变得支离破碎、残破不全的,并非只有躯壳而已。梅长苏不会被萧景琰认出来,是因为他再也不是那个一直生活在阳光下的人。他的阴翳,晦暗,幽冷,源于承受过万分痛苦煎熬,他的生命力早已在那一夜消耗殆尽,剩下的只是一个复仇雪冤的符号。曾经吸收过黑暗能量的人,即使外表看上去依旧阳光,内心却早已失去天真……”


胡歌的剧本批注写不下去了。他知道胡椒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要他演梅长苏,可现在投入越多越深越觉得害怕,梅长苏完全无法指望从别人身上重获生命力,使命完成就要消失……难道自己的人生也将演绎同样的剧本吗?


 


3


胡歌的梅长苏渐渐找对了感觉,导演也渐渐有闲情欣赏他的美了,半开玩笑的感叹说他是自己拍过的最好看的男演员。对于他人的赞美,胡歌往往有一种无地自容的不自在,马上回了一句:“王凯长得比我帅多了,他才是真正的帅哥呢。”


胡歌倒不是说客套话。他一直觉得浓眉大眼气质正才符合他心目中对帅哥的定义。自己长相偏西方,不同的角度有较大差异,观众对他的容貌评价也褒贬不一。况且,在和山影合作之前,他为了突破自身形象,放下偶像包袱,无论在屏幕上还是现实生活中都已经不怎么在意自己的外表了。


“我帅吗?”王凯含笑看着他,然后非常诚恳的说:“好吧,如果我是所有男演员中最帅的,你就是所有演员中最漂亮的。”


同样一句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是恭维,从王凯嘴里说出来就变成了表白。优秀的演员往往能把苍白的台词变成动人的情诗,胡歌觉得王凯的嗓音更是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每句话都带着字正腔圆的端正和审慎。


“漂亮?”一贯口齿伶俐的胡歌讪讪的笑了,“这个词不是形容男人的吧。”


“那有什么关系?漂亮本来就是不分男女的。”王凯不以为然,仍在坚持。


胡歌觉得王凯确实是适合演靖王的,因他身上那种莫名其妙的耿直和固执,简直和剧里的水牛一模一样。可惜自己却没有梅长苏摆平一切的本事,往往因对方的一句话甚至一个眼神就败下阵来。就像之前拍照时,胡歌偷眼去瞧他的侧脸,王凯余光扫见,马上扭头看他;发布会时他口误了,王凯笑的率真,转身又去看他;对台词的时候也是,王凯没词站在一旁,目光却是一丝不苟,紧盯着他的脸。胡歌时而心虚,不敢和他对视,但他发现王凯对自己一向都是想看就看,目不斜视,光明磊落,丝毫都不觉得自己唐突。


“你能不能别一直盯着我看了,看的我心里发毛。”


胡歌把剧本举到脸前,挡住对方近乎灼热的目光。


“啊……我有一直看着你吗?”王凯如梦初醒,赧然一笑低下了头。“我一点都没感觉到,对不起。”


胡歌暗笑,心想这人真是只傻猫。


导演喊他们拍一段蒙太奇,王凯说,下一条咱俩来个交流吧。胡歌点头,自己在纸上胡乱画了几笔递给对方。


王凯抬起头,一脸正义的问:“你写的是什么呀?”


“……”


从来都是自己逗猫,没想到今天居然被猫给逗了。


王凯翻到一卷空白的奏章,慌慌张张的往里收。胡歌在刚才的纸上一笔一划写了仨字递给他,带着恶作剧得逞的小嘚瑟,看着对方憋着满眼的笑红了脸。


 


4


胡歌越来越喜欢捉弄王凯了。从某种意义上说,开玩笑和谈恋爱也差不多,遇上踏对彼此节奏的人很能两情相悦,若是被捉弄的人没有积极正面的反馈,则双方都会兴味索然。


王凯是个很爱笑也开得起玩笑的人。胡歌从不担心自己开他玩笑会尴尬冷场,骑着马颠颠的在他身后追着跑,自己在马上笑得前仰后合。


“你们俩是小学生吗?”副导演在远处呼喊着,“别把马吓着了!”


“我们在培养林殊和景琰小时候的感情呢!你说是不是啊,靖王殿下?”


听到胡歌的话,王凯满面笑容一瞬间凝在了脸上。但他很快又笑起来,没有了刚才孩子般的兴奋,看着胡歌的眼里全是温柔。


他这一停一笑,胡歌突然感到口干舌燥。心思不稳,动作也跟着慌乱了起来。


“我要下来啦……”


胡歌咕哝着翻身下马,王凯站在一侧一手帮忙拉住缰绳,另一只手自然而然的扶在他的腰后面,一直到他双脚着地也没松开。


“慢一点儿!”


“我没事的……”


马身遮住了来自剧组方向的大部分视线,仿佛一道屏障给了二人单独相处的空间。胡歌心里有点激动又有点紧张,感觉王凯的手隔着戏服在他的腰间慢慢摩挲着,一缕暧昧不明、似有还无的挑逗意味。


“下次我可不敢再告诉你我怕什么了。”


王凯似笑非笑,在他耳畔吹气儿似得说了一句,手也跟着放下了。


胡歌觉得自己整个人像在云端飘,不知多久才能够着地。


我不怕你,胡歌想,我只怕我疯。


 


5


王凯把胡歌拉进了剧组的微信群,又跟几个年龄相近的男演员们单开了个私密群聊天,在这个只有男性的小群里话题自然更加肆无忌惮。胡歌不知王凯从哪儿弄来那么多花样新鲜的荤段子,连他这种自以为生人比人生弄得还明白的人都被撩得脸红心跳,叹为观止,果然是天外有天。


男人靠性话题拉近距离本无可厚非,胡歌此刻的感觉却有点微妙了:这人以前的私生活到底是有多丰富呀,才能修炼到现在这个地步?他突然不愿意去和他们聊那些咸湿话题了。每天只是翻翻看看,不怎么说话,偶尔发一个表情。


王凯的私信来了:“在吗?”


胡歌懒懒的瞥一眼手机,过了很久,才回了一个“嗯”字。


“最近怎么没看到你在小群里说话?”


“插不上嘴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胡歌的脑海里已经回荡着对方的笑声了。


“哪方面?”


胡歌心想,明知故问,都笑成那样了还装蒜。


“就你编的那些段子呗”


“你不喜欢?”


我应该喜欢吗?胡歌刚输入了几个字,想了想,点击删除了,又写:男人谁不喜欢。看了看,又删除了。怎么说都是坑。


王凯的回复又跳了出来。


“你要是不喜欢,我下次就不说了[委屈][快哭了]”


“别”


胡歌傲娇的想,我可没不让你说。


“怎么”


“你不讲了 他们哥儿几个怎么办”


胡歌想说他们可是你的忠实听众呢,但还是忍住了没发。


“那有什么,我又不是说给他们听的[愉快]”


切,难道是专门说给我听的?


胡歌终于忍不住问了他一直想问又不好意思开口的问题。


“凯哥 问你个问题”


“嗯?问吧”


“你现在是单身么”


胡歌猜王凯大概不会直接回答,毕竟两人戏外似乎还不到那种无话不说的交情,至少王凯就从来没有打听过自己的私事。正想再加一句“如果不方便说就算了哈”,结果一秒不到就收到了对方的回复。


“是啊”


靖王果然耿直。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我给你介绍啊”


胡歌连着两条微信发过去,等了好一会儿王凯都没回复。话题要是结束在这里,明天见面可就尴尬了。胡歌纠结了半天,又发了个“?”过去。


王凯的回复终于来了。


“我喜欢你这样的”“有吗”


胡歌看了好几遍。这的确是能讨他欢心的答案,也不知王凯是不是为了讨他欢心才这么说的。


“没有”“我没有妹妹 只有我自己”


这次王凯又回复的很快。


“那我就勉为其难收下你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滚你大爷的”


胡歌本想回一句:少占我便宜。想来想去还是算了,自己平时又不是个开不起玩笑的人,那么一说反倒像当真了。


 


6


这几天收工早,拍完戏胡歌便换上运动衫去环山路上跑。最近他的心情时常像烧开水,沸腾的蒸汽如同满溢的精力一样无处可放,干脆去跑步发泄一下。


他一边跑一边用手机自拍。据说男人出汗时的样子最性感,不过跑步的同时自拍却比较困难,胡歌觉得怎么照怎么显得自己面目狰狞。跑跑停停,翻看手机照片时突然发现身后好像跟着个骑车的,回头看又看不见人影。


胡歌快跑几步,找了棵大树背后躲着。等了半天也不见后面有人跟来,或许是自己最近神经太敏感了吧。他刚往前走了两步,冷不防连帽衫的帽子像被身后的树枝勾了一把。


“哎哟我去!”胡歌挣了几下没挣脱,扭头一看,竟然是被王凯从身后拽住了他衣服上的帽子。


“你,你在这儿干嘛?”胡歌憋红了脸问。王凯站在山坡靠上方的有利地形,这么回头一看居然比他还高半个头。


“我骑车跟着你来的。”王凯哈哈大笑,松开了手。“你也真成,每天一个人跑山路,不知道这条道上人迹罕至吗,万一碰上打劫的怎么办?”


“我又没带钱,怕什么?”


“劫财不成还可以劫……别的呀。”王凯笑眯眯的看着他。夜幕将至,昏暗的天光显得他的脸部线条异常柔和,不像白天拍戏时那么端正硬朗。


“你想说劫色是么……”


胡歌看着王凯把扔到一边的自行车扶起来,心里很奇怪他是怎么做到无声无息悄悄站在自己身后的,因为这种特殊技能他只在他的猫身上发现过。


“没想到你尾行的本事也这么好,要不是自拍时刚好拍到了,我一直都没发现后面有人。”


王凯一愣,继而爆发出一阵大笑。


“尾行……你也玩过那个游戏?”王凯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似乎沉浸在令人无限愉悦的想象中:“对哦,如果像刚才那样直接从背后捉住你,我就可以对你随心所欲了呢,想怎么干都可以。”


胡歌的脸红得发烫,对于自己不慎说出口的那个H-GAME名字深感羞耻。


“你大爷的,王凯你够了啊!你再说这种话,我明天可就罢演了!”骂归骂,却又带点娇嗔的口吻,像小猫爪似得轻轻挠着心。


王凯骑车滑下坡,甩下一串魔性的笑声。


“你也可以来抓我啊!”


“你先下车!”


王凯并不下车,胡歌发火、咆哮、跺脚,却又毫无办法,只能边笑边拼命追着他跑。


 


7


一路走走停停,王凯时不时逗他几句,抬眼看仿佛近在咫尺,却始终隔着安全距离,引着胡歌跟随他的节奏一路狂奔。眼看快到了回影视城的路口,胡歌整个人都累得快断了气,弯腰停下撑着腿,说什么也不肯再跑了。


王凯慢悠悠的骑到他身旁。


“得了,最后这段我驮你回去吧。”


胡歌猛然抓住王凯的一只胳膊,很开心的叫道:“我赢了!”


“好吧,我认输。”王凯单手托腮支在车扶手上,以一种父爱如天哄小孩般的眼神望着他,仿佛在问:“说吧,你想要什么?”


胡歌别过头,不与王凯对视。他的身体已经疲累到了一个极限,不愿意此时此刻的心防也随之瓦解、崩溃。


“你下车嘛,现在该换我骑了。”


“好啊。”


王凯大大方方的把自行车让给他。胡歌高高兴兴的跨上车,还没骑出去十来米,忽然觉得身后猛然一沉,车把也随之左右歪斜的摇晃了起来。


“我靠?!”


不用回头看,胡歌凭车身增加的重量也知道王凯肯定坐在后座上了。他简直无法相信王凯居然还能这么厚脸皮。这个人凭什么演靖王?


“王凯!!你怎么能这样?我都快累死了,你还让我带着你?”


胡歌大声嚷嚷表示抗议,回答他的还是笑声。王凯这个傻子大概是全世界最爱笑的人了吧?胡歌一边深呼吸,一边努力调整好车的平衡,一下一下用力往前蹬着。以前上学时他也用自行车带过女生,可是从没哪次像今天这么费劲儿过。


“明明是你自己要骑车的呀。”王凯笑得格外坦荡。


胡歌忿忿不平,突然双手摇晃起了车把:“哎哎哎……我蹬不动了,车要倒了哦!”


他原本计划把王凯晃下车,然后自己一溜烟骑走。可是,万万没想到王凯居然用双臂环抱住他的腰,笑道:“不会倒的,相信我!”


车子果然稳稳当当立在原地。回头一看,王凯的两条大长腿分别在车后座两边着地,胡歌想把车放倒都倒不了。


胡歌服了,不由仰天长叹:“殿下,阿苏今天是败给你了。”停了一下又说,“凯哥,你能不能把手松开啊?被别人看到两个大男人在这儿拉拉扯扯的,像什么样子。”


王凯慢慢松开手,清澈的眸子里闪着奇异的光。


“像什么样子,好兄弟呗……还能像什么。”


胡歌一时语塞,但他没有让这短暂的尴尬延续太久,马上以一种极轻松的语气说:“我赌一百块钱,可以把你从这里带到宾馆门口,你信不信?”


王凯笑了:“不信!”


 


8


原来人是有无限潜力的,每每觉得自己到了一个极限,如果再坚持一下,又会拓展一层空间。胡歌觉得这次跑步很有收获,不仅增强了对自己体能的信心,还赢了王凯一百块钱。唯一的代价是早晨起床时大腿抽筋疼的厉害,还好第二天只拍苏宅的戏,换上白色里衣、长发披肩的梅长苏一看到床便直接躺了上去。


“宗主这是怎么了?”执行导演关心的问他。


“腿疼,我想先休息一会儿。”仿佛提前入了戏,胡歌软软的答道,那副懒恹恹的样子倒是很符合梅长苏的状态。


靖王也凑了过来:“你没事吧?”


胡歌白了他一眼:“你还好意思问我?都怪你!”


执行导演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俩:“你们在说什么?”


王凯傻兮兮的笑起来,胡歌回过劲儿,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忙说:“没事没事,瞎逗着玩呢……”


待执行导演走开,王凯便掀开裘被去捏胡歌的大腿,美其名曰要给他按摩。


“你你干什么……等等!”


不知王凯的手指碰到了什么敏感的地方,胡歌的脸突然涨得通红,奋力阻拦对方继续摸下去。可是在窄小的古榻上,他根本无处可躲,只能用手拼命往外推挡王凯的手,因为周围不远处有几个工作人员,又不敢大声责骂,只好压低声音吼道:“王凯!!你疯了嘛!这儿这么多人你还对我动手动脚……”


“怕什么,我只是给你按摩啊,又没干别的。”王凯一本正经的坏笑着,继续跟胡歌玩闹。但当他看到宗主的白色里衣里面并没有穿衬裤,而是把白布袜子直接松垮垮的绑在光腿上的时候,靖王的脸也红到了耳尖,还不自觉的吞咽了一口水,讪讪的松开了手。


“好吧,不跟你闹了……”


同样身为演员的胡歌当然注意到了对方这个微妙的表情细节,但他不动声色的把裘被往身上一拉,转身背对着王凯躺下,不理他了。


“先生在看什么呢?”靖王努力试图打破尴尬。


“我在数屋顶的瓦呢。”宗主看着窗外的一小片天,“殿下要不要也来数数看?”



 


9


连着拍了几天大夜戏,胡歌的精神有点恍惚,晚上拍戏亢奋的吃不下东西,白天睡着睡着又饿的胃抽筋,挣扎着爬起来,房里竟然一桶泡面或饼干都找不到。他困倦得不想出门,便发微信问王凯那里有没有吃的。


王凯的电话直接过来了:“我现在在外面呢,你想吃什么?”


胡歌有气无力的说:“算了,我好困,就想睡觉,不吃了。”挂了电话又睡过去。但越想克制遗忘的欲望越是清晰的烦人,每次即将入睡的时候他总会被强烈的饥饿感生生拽回现实。所以当王凯轻轻敲门时,他一下子就惊醒了。


胡歌睡眼惺忪的坐在床边,看着王凯把外卖食盒、水果点心摆了一茶几。这个情景他太熟悉了,从小到大他爸就是这样忙里忙外照顾家里,邻居们都说他妈妈找了个勤快体贴又顾家的老公,是个很有福气的女人。但他并没有继承到爸爸的优点,能用剧组的箱子当家具凑合几个月的人哪有资格说自己会体贴人。他妈妈倒是觉得无所谓,总跟他说找个喜欢自己又会照顾自己的人过日子,那才真是适意的咧。


王凯打开外卖米线的盖子,热汽蒸腾,用筷子挑起来吹了半天才递给他。


“怕你熬夜容易上火,我让店主少放了一点辣椒。”


胡歌爱吃米线且无辣不欢,但他也没想到王凯心思会这么细。


“凯哥,你也太会照顾人了。”胡歌边吃边说,“你的前女友怎么会舍得跟你分手?”


看似不经意的提问,其实胡歌已经在心里酝酿了许久,只不过今天才找到机会问出口。他偷偷观察着王凯的反应。


“那原因可就太多啦。”王凯轻描淡写的说,脸上没有任何不悦或回忆的表情。


“你就不想再找一个吗?你条件这么好。”


“我觉得我现在这样挺好的呀。”王凯一挑眉,“怎么着,你真想给我介绍一个?”


“咳……我要是有那本事,就先给自己找一个再说了。”大半碗热腾腾的米线下肚,胡歌的胃里暖了,脸也红了。这还是他第一次跟王凯提到自己的私事。


王凯哈哈大笑。


“没想到胡歌找个对象也这么困难,难怪你的粉丝都比你着急。”


胡歌想起前阵子象山见面会时胡椒挂的横幅,也笑了。


“网上关于我的那些绯闻,我没承认过的都不是真的,但是粉丝看到诗诗她们谈的对象不是我,还是会觉得很可惜,想让我把人给抢回来。”胡歌笑得有些无奈。他也不知自己为什么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大概人都是有倾诉的欲望吧。


“刘诗诗确实挺好的,又是同门师妹,知根知底的,你……你自己不觉得可惜吗?”王凯撕开一袋点心的包装纸,拿起一块放进嘴里。胡歌记得他说过自己从不吃甜食。


“就因为是师妹啊,我对她就像对亲妹妹一样,没别的了。”突然想到了什么,胡歌又笑起来,“之前诗诗还跟我说她入戏太深,走不出来了,后来恋情一曝光,我打电话问她怎么真的跟四爷谈上了,结果她很认真的跟我说,实在走不出来就干脆别走出来了。”


王凯爆发出一阵大笑,笑到呛出了眼泪。胡歌赶紧递给他一瓶水。


“她真这么说?”王凯由衷的赞叹,“真能这样,倒也不错!”


如果到时候我们也走不出这个戏了,怎么办?胡歌很想这么问王凯,但他明白这个问题一出口,自己便真的没有退路了。


 


10


最后一天大夜戏结束。胡歌拖着脚刚进屋,王凯的微信就过来了。


“我带了一碗皮蛋瘦肉粥给你,放在茶几上,趁热吃了再睡!”


“哦”“谢谢”


胡歌没什么胃口,但还是硬着头皮吃了半碗。粥还很烫,不知王凯怎么掐准他回来的时间买的,这人有时还真是深不可测。


洗漱完毕躺在床上,胡歌翻了个身又拿起手机。


“凯哥 你这几天在拍什么戏”


“去金殿救你,还有……登基大典,哈哈哈”


“哦 终于当上皇帝了 恭喜恭喜”


“都是托阿苏的福[猪头][亲亲]”


自从拍了“可你为什么就没脑子”那场戏以后,王凯渐渐喜欢以[猪头]自居,偶尔台词出了岔子,连声道歉之外还要补充一句“我没文化”,仿佛生怕别人误会他聪明。胡歌笑他“入戏太深”,他就说,我愿意,你有什么意见吗。


人家都说自己愿意了,胡歌还能有什么意见。


“阿苏敢问殿下 爱江山还是更爱美人”


“两者兼得岂不更好?”


“哼 想得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没等胡歌回复,王凯又发过来一条:“如果是你呢,你会怎么选?”


胡歌瞥了一眼放在床头柜上的剧本,好像明天就要拍“我选你”那场戏了。他脑子一热,连发了两条微信过去。


“我想选你”“靖王殿下”


王凯马上秒回了一个字:“好”。


好什么呀?胡歌简直要抓狂了,感觉自己又跳进了自个挖的坑里。这个人真的好讨厌!!根本就是在“扮猪吃老虎”好不好?


---挑逗小小酥这件事 只有黑胡椒干得出来[抓狂]---


开拍前二人对戏,胡歌不肯照着剧本念台词。


“我不要说这句台词,太吃亏了!”


“哪一句?”


“就这句。”胡歌指给王凯看。


“我想选你……这句怎么了?”


胡歌歪着头,傲娇的问:“我为什么非选你不可啊?”


王凯一脸得意:“这我怎么知道,得问编剧大人吧?”


“我不要选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


“除非你先选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王凯被胡歌的傲娇逗得笑弯了腰。


“好吧,我说我说,我选你。这有什么难的?”


“你真的选我?”胡歌眨了眨眼睛。


“我选你啊,我刚才不是说了吗?”


“我选你我选你我选你……”胡歌在院子里绕了一圈又一圈,嘴角轻轻上扬,仿佛深深陷入这三个字的魔力。


“你为什么一直念叨这句话呀?”王凯不明所以,只觉得胡歌念这句词的时候表情格外俏皮可爱。


“你不知道这句话什么意思吗?”


“什么意思?”


胡歌高深莫测的一笑,那神情就像玩游戏得到了一个最大棒棒糖的小孩子:“我选你,就是台湾话的我喜欢你啊。”


王凯一愣,继而仰天大笑。


在导演喊了无数次NG,指责他俩把这段戏演的太肉麻之后,好不容易终于把这条拍过了。靖王还沉浸在“我选你”的愉悦情绪中无法自拔,宗主这边已经进入了下一场戏。


“让他走!”


剧组工作人员全都笑了起来。靖王孤零零的站在门外,委屈的喊道:“明明刚才还说选我的呀?”


宗主一本正经的对黎刚说:“你去跟他说,谁让他没文化?[猪头]”


 


11


王凯休假去了上海,临走问胡歌推荐个理发店,刚剪完头发电话便打过来了。


“哎呀,我还以为你办的是会员卡呢,这怎么好意思呢?”


“你到了上海就是到了我的地盘呀。”胡歌嘚瑟的说,“下回还想请你吃饭呢。”


“好吧,胡老板,你的地盘你说了算。”


王凯从上海回来,给剧组同事带回大包小包的好吃的,还单独给胡歌买了一件衣服。看上去是精致干练的风格,和胡歌平时随意的穿着有很大不同。


“凯哥,你也太客气了,我要是收了这个就成什么了?我不要。”胡歌想过王凯可能要还礼,但没想到他居然会送自己衣服,从小到大就没有男性送他衣服当礼物,一时间心情有点复杂。


“我没别的意思,只是……”王凯不怀好意的看着他笑,“歌歌,我说句实话你不许生气啊,你自己的衣服真的太难看了,我已经忍了几个月了,实在忍不了了才想送一件给你的,你赶紧换上试试。”


“……王凯!你大爷的,嘴怎么这么欠!”胡歌羞恼不已,抄起床头柜上的剧本就往王凯身上乱拍,“你说,我的衣服哪里难看了?哪件难看了?你滚,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之前王凯偶尔也会点评他的着装。上回他开玩笑发了个图片微博,王凯还直白的回了一句“领带不太搭”,胡歌马上私信他:领带和古装本来就不搭呀。


王凯边笑边躲闪,嘴还继续欠着:“你不能因为我说实话就打我,我这也是为了你好,明明这么年轻漂亮,穿的跟你大爷似的,真不好……”


手也不老实,瞅准时机就去掀胡歌的衣服。


“试一试嘛,试一下又不会少块肉……”


二人嬉闹着就滚上了床。胡歌不知怎么就被王凯压在下面,手腕被对方紧紧按住,身上的衣服已被掀开一半,小脸涨得通红,声音有些嘶哑的喊:“哎呀,王凯……”


王凯的唇堵住了他的嘴。


这是和女孩子亲吻完全不一样的感觉。无法推阻也无需抗拒,他们彼此心里都很清楚走到这一步是必然的,成年人应该对自己的行为和欲望负责。


没有虚妄的告白,以身体交谈代替情话,胡歌在王凯令人吃惊的技巧和温存下连续经历了三四次高潮,每次射完都精疲力竭浑身颤抖如同虚脱。王凯不知耍了什么手段,竟比他更清楚自己的身体需要什么,总是很快就能让他从疲态中再度兴奋起来。


“哎呀……”


在王凯怀里的胡歌很像一只容易受惊吓的小动物,走廊上一点动静都能让他心惊肉跳试图逃脱,嘴里一直嘟嘟囔囔的,时不时冒出一两句让人酥到骨头里的吴侬软语。


“你刚才说什么呀?”


胡歌脸颊绯红,不吭声,一只手顺着王凯的腰际慢慢向下滑。王凯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你不是还没解决吗……”


胡歌抬眼看他的神情是那么天真无邪,对自己浑身散发的诱惑气息全然无知。王凯被他清纯的眼神击中,有那么一瞬间,他突然觉得,他几乎可以确定……不,他现在不是萧景琰,对方也不是景琰思念的小殊,他只是义无返顾的爱上了眼前这个钻石一样闪耀又美妙的孩子。他是上天赐给他生命中最宝贵的礼物,早就像带翅膀的天使一样住进了自己心里。


王凯笑声低沉:“你知道怎么做吗?”


“诶?”胡歌睁大眼睛,不由得嘟起了嘴:“我也是男人啊,怎么会不知道……”


王凯笑着把他的手拉过来放在自己下腹部。胡歌刚想低头去看个究竟,王凯就用手指捏着他的下巴抬起来,轻声说:“看着我。”


胡歌咬着嘴唇,紧紧盯着对方清澈如水的双眼,仅凭手去抚摸、感受对方身体最隐秘的变化。紧张,好奇,兴奋,羞涩……王凯爱看胡歌脸上每一瞬间千变万化的表情,愉快而耐心的牵引着他,如幼童学步一样走过鲜花草地,跨过溪水山谷,穿越巨木森林……直到最终二人相视而笑。


胡歌抽回自己的手,像小猫儿似的低头闻了闻濡湿的掌心。


“嗯,味儿闻起来差不多。”


王凯又被他逗得大笑,胡歌慌忙掀起被子蒙住两个人的头。


“别笑啦!!”


“怕被人听见么?”


王凯双手捧住他的脸,以密不透风的吻封缄住他的嘴,直到对方几近窒息的挣扎,才猛地掀开被子。胡歌喘着粗气,眼圈通红,流下热泪。


“你想要憋死我呀!”


大概只持续了一秒,那是胡歌第一次在王凯脸上看见近乎阴郁的表情。


“怎么了?”


“没事。”


王凯把胡歌顺势揽进自己怀里,在对方的额发上亲吻,眼前却如同蒙上了一层薄雾。


我不想他活在我心中。我想他活在这个世界。


 


12


离别渐渐近了。这是一部越拍越走心的戏,每个参与其中的人都或多或少的被剧中的理想信念感动,被千百年前那一曲荡气回肠的豪情悲歌感染。所以每每有人杀青,大家都互相拥抱、惜别,发自内心的恋恋不舍。


自己没有戏的时候,胡歌经常守在摄像机前去看镜头里的王凯,偶尔还坐在城墙头当起了摄影指挥。世上本没有梅长苏这个人,靖王却自有靖王的风骨,这种珍髓是当下难能可贵的……


那次之后,他们又做了几次,每次都令人愉悦、陶醉和满意。同时,他们彼此都有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不谈论对方的过去,也不展望共同的未来。也许这种一开始就无责任、无压力、无承诺,却又像初恋一样甜蜜自然的关系,才能让胡歌在交往中真正彻底的放松自己,享受有分寸的亲密无间,并且很自觉的不去逾越身心最后一道底线。而在旁人眼里,宗主还是那个宗主,靖王还是那个靖王,他们永远是一对情义长存、浩然正气的好兄弟。


 


胡歌看着自己杀青那天拍的照片,他和王凯贴的那样近,笑的那样甜。荒芜的土地上流过潺潺溪水,无限柔情像春水一般荡漾,滋润了干涸的心灵,蕴育着渺茫的希望。


 


然后 我就看见地里 长出了爱情


 


 


>>>


我是认真的。


哎呀,王凯,你怎么……


我认真想过了,我想定下来,和你。我会给你好好考虑的时间,一个人养成习惯只要21天。从琅琊榜杀青那天开始算,21天之后告诉我你的答案,好吗?


你真是……这世上哪有那么多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事情,为什么一定要分个清清楚楚,讲的明明白白?


为什么不能分的清清楚楚,讲的明明白白?我知道,我不能在现实里完全像萧景琰那样活着,但有些事情,你若能当儿戏,我不行……我想陪伴在你身边,但我不能接受作为你的床伴。这是我唯一不能妥协的事情。我这么说,你明白吗?


王凯,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这是在逼我,你不该这么做。


我只是,不能自欺欺人……我爱你,真的爱你。如果你还不爱我,我会走。


>>>


 


一段完美的旅程就此结束 我想 我还会再来的


 


>>>


 


风乍起 吹皱一池春水







一支晓春绿


^^





评论
热度(720)
  1. MermaidTalelovethatcat 转载了此文字
© 小卓一杯 | Powered by LOFTER